第一回??情切切宝穴酿紫龙??意绵绵玉杵沐参汤已经是四更了,华云龙看了看身边的白素仪和谷忆白,两人都已沈沈睡去箝箔箘箸,铏鉼铪铒只是脸上还泛着潮红,华云龙在表妹和姨妈面颊上轻轻亲了一口嫨嫠嫣妪,膏膋腽腿坐起身来。床单已经湿透了,没有一寸干的地方蓖蒸蒻菣,魁鬿魂鬾母女俩就这样慵懒地躺着,就像两朵春睡的海棠。? ? 华云龙爱怜地注视着表妹和姨妈僮僠兢凘,劂劁勚勫母女俩的肌肤洁白中透着桃红,乳头还骄傲地挺立着,两腿分成了八字,阴毛因爲被淫水浸透了,更显得乌黑发亮,肥美的阴唇有些红肿,中间微微张开一个指甲盖大小的洞,阴精和着白煳煳的精液正缓缓地从屄洞中流出,顺着屁股沟流到了床单上。? ? 华云龙看到如此美景,大鸡巴又硬了起来,狠不得立马就插入这两个销魂洞?。不过他知道姨妈和表妹都承受不起了,当下按捺住欲望,凑过头去在两个鲜嫩丰美的屄上轻吻了一下,心想:我还是回自己房间吧,别一会儿控制不住,把姨妈和表妹给弄坏了。于是起来悄悄地开了门,回到自己的房间。这一夜,从太阳刚下山一直干到四更,华云龙在这三对母女的美屄?不知进进出出了多少趟,射精都射了十几次,任是华云龙能征惯战,也觉得有些困乏,也顾不得清理清理鸡巴上的秽物,就一头倒在床上,很快进入梦乡了。************太阳已经上了三杆,白君仪早早炖好了参汤,左等右等也不见华云龙,嘴?念叨着:「这孩子昨晚不知又肏了几个屄,疯了多长时间,这时候还不见起来…还是我给他送去吧!」白君仪捧着参汤罐,来到华云龙的房前,轻轻推门进去,只见爱儿还躺在床上,发出轻轻的鼾声,胯下那根肉棒可是已经张牙舞爪,昂首屹立了,还一抖一抖的,似乎在向白君仪打着招唿。? ? 白君仪心中一荡,把参汤放在桌上,坐到床边,低下螓首,檀口向那不住抖动的大龟头凑了过去,一股腥骚之气扑鼻而来,只见爱儿的阴毛结成了一团一团的,鸡巴上还留着斑斑白色的秽物,「这孩子,完事儿了也不清洗就睡了」,看着这八九寸长的伟岸之物不知沾了几个女人的淫水,那浓浓的腥骚味更让白君仪春心荡漾,用劲儿歙了歙腥骚气,吐出香舌,在爱儿的大龟头上舔了起来。「娘,你来了!太脏了,我去洗洗。」华云龙在睡梦中感觉到一个热乎乎、软绵绵的东西在自己的龟头上缠来绕去的,揉了揉眼睛,睁开眼一看,原来是母亲正在舔自己的龟头。「不脏,儿的都是香的!龙儿,你醒了,快把我给你炖的参汤喝了,别一会儿凉了。」白君仪起身把参汤倒入盅?,给华云龙端了过来。「我去洗一下再来喝。」华云龙坐起身子,就要下床。「不用,你就这样半躺着喝吧,让娘来帮你清洗。」白君仪深情地注视着华云龙。华云龙看着娘亲情意绵绵的样子,也就不再坚持,接过参汤喝了起来。华君仪又倒了一盅参汤,坐到床上,左手拿着汤盅喝了半口,然后低下头,右手扶起龙儿的大鸡巴,朱唇微张,把个肉棒含进嘴?一半,把樱唇闭得紧紧的用舌头不住地搅拌揉搓着肉棒。「娘,你真会玩儿,大鸡巴太舒服了!」华云龙何曾享受过这样淫靡的口舌服务,鸡巴泡在温热的参汤中,柔软的双唇紧紧裹着鸡巴,舌头上上下下缠绕着鸡巴,跟插在美屄?又是别样一种风味,不由得鸡巴一阵暴涨,棒身更是不停地抖动,配合着舌头的搅拌揉搓,还忍不住轻轻擡动臀部,把鸡巴往娘亲的檀口?又插深了几分。就这样舔动了一会儿,白君仪把爱儿的大鸡巴退了出去,一扬脖子,竟把口中的参汤吞进了肚?。看得华云龙心中一阵激动,伸手就想把娘亲拥进怀中。「别急,还没清理干净」,白君仪又喝了半口参汤,还依样画葫芦,如此这般了八次。「还有根部没清理到。龙儿,往上坐一下」。华云龙依言往上挪了挪。白君仪含了一满口参汤,把汤盅放在鸡巴下方,用手把鸡巴按成水平然后让参汤边从嘴?流向鸡巴根部,边用舌头清理着,口中的参汤顺着鸡巴又流回了盅?……「好了,终于洗干净了。这下宝贝洗了个参汤浴,是又白又香了!」白君仪站起身来,端起汤盅,把盅?的参汤喝了个干净,然后把汤盅放到了床头的桌子上。华云龙早就忍耐不住,一把拉过白君仪,拥进怀?,深情地望着娘亲,吻了上去。母子俩人紧紧拥抱,用力地吸吮、搅拌着对方的舌头,一会儿把对方的津液吸进肚中,一会儿又向对方口中度着津液。熊熊的火焰在母子心中燃烧,不知什麽时候,也不知是谁,已经把白君仪的罗裳撕下,扔到了地上。? ? 一道绯红色的丝质抹胸若有若无地遮盖着磙圆挺硕的圣母峰,但美好春光又岂是一道细细的薄纱可以遮挡得住?两团洁白如玉、滑如凝脂、高高耸立的嫩肉从细细的丝带上下挤出来,散发出如清月般的光辉,峰顶两粒凸起把丝带定了起来,如两颗葡萄镶嵌两座白玉雕刻的吊锺之上,周围两环粉色的乳晕隐约可见。? ? 华云龙用手指挑起丝带,轻轻往外一勾,两团白白腻腻的嫩肉「砰」地一下弹了出来,撞向华云龙的胸膛,华云龙胸膛感受到了温柔的一级,还有那两粒葡萄的坚硬挺立。华云龙急不可耐地张开五指,大手抓住一只丰腴的乳房,用力地揉搓起来,肥美细腻的乳房在华云龙的魔手下像面团一样,不断变幻着形状。光这样揉搓按捺、轻拢慢捻抹复挑似乎还不过瘾,华云龙把头往下一低,一口含住了另一个乳球,一会儿用力吸吮咂嘬,一会儿用舌头轻轻拨弄着乳头。「嗯……噢……龙儿,真美!噢……太美了……」野猫叫春似的呻吟从白君仪嘴?、鼻孔?哼了出来,白君仪用双手揪着华云龙的头发,把爱儿的嘴巴用力地按向自己的奶子,同时向前挺动着酥胸,恨不得把硕大无朋的圣母峰全塞进爱儿的口中。华云龙另一只手已经悄悄地顺着母亲那光滑细腻的背滑了下去,撩起罗裙,入手处是光滑细腻,如同瓷葫芦般的肥臀,原来白君仪连亵裤也没穿。魔手在肥美的丰臀上揉搓了片刻,又顺着屁股沟滑了下去,白君仪的私处已是滑不熘鳅,一片泥泞。华云龙大手按住母亲的阴部肉了几下,又伸出中指在屄缝嫩肉间滑动了几下,让手指上沾满了粘滑的淫液,勐地抽出手,促狭地把沾满淫水的中指伸向了白君仪的口中。「龙儿,你真坏!」白君仪一边娇笑着,一边细细地吮吸着爱儿的手指。「对了,龙儿,先停一下,我还给你带了吃的。」「什麽好吃的?」华云龙觉着有些奇怪,没见到母亲拿有什麽吃的东西啊!「龙儿,你躺下!」华云龙依言躺下,等着看母亲变什麽戏法出来。白君仪站起身来,去了罗裙,上到床上,两腿分开,把个粉红细腻柔滑的肥屄凑到华云龙的嘴巴上。「龙儿,妈给你带来三枚紫龙果,昨天晚上就放在妈妈的屄?,一直酿到现在。」************列位,要知道这紫龙果可是非凡之物。相传华家祖先华良子当年是昆仑山紫阳洞紫阳真人的弟子,虽深得师父喜爱,无奈尘缘未了,无缘修得白日飞升,位列仙班。这紫阳洞中有一棵紫阳树,上面结一种果实叫紫阳果,这紫阳果端的奇特,长约16寸,粗如童子的胳臂,外形竟活脱脱是一根巨大的阳物,这棵树3000年开花结果一次,果实3000年才成熟,每一次不多不少刚好108枚果实,和西王母的蟠桃、镇元大仙的人参果并称仙界三大圣果。? ? 华良子临下山时,紫阳真人怜爱爱徒,从紫阳树上抽了一根枝条,取出一个白玉净瓶,装上紫阳水,又碾碎一枚紫阳丹,焚了一道紫阳符,混入白玉净瓶的紫阳水中,然后把枝条插入瓶中。? ? 「徒儿,你虽无缘仙班,却能在人间成就一番功业 师送你根紫阳树的枝条,你赶快下山,三日之内找到一处水如奶汁般、云蒸雾绕,水面可浮起铜钱的温泉,在泉水旁栽下,以后结的果实虽不如紫阳果这仙家圣果这般神奇,也会对你强身健体增加功力颇有效果。不过一定不可外穿,以免宵小垂涎,引来祸端」华良子千恩万谢,免不了大哭一场,拜别了师尊,运起功力,一路狂奔,终于在第三天找到了一处温泉,恰和紫阳真人所说一般,并且人迹罕至,极其的隐秘。华良子把紫阳枝条插了下去,每天守在这?,看着枝条慢慢发芽长大。华良子贪这?风光秀美,环境幽静,就在泉水边结了个茅庐住了下来。三年后,枝条长成了拳头粗细的树,开始开花结果了。这果实和紫阳果一模一样,只是小上了许多,只有拇指般大小。果实在树上要三年才能成熟,每次不多不少也正好是108枚果实。因爲和紫阳果有些不同,再加上要避师尊的名讳,华良子就把这树命名爲紫龙树,果实就叫紫龙果。************华云龙目不转睛盯着妈妈那粉嘟嘟、水淋淋,滑嫩细腻,吹弹可破的美屄,但见白君仪用力收缩着会阴,樱桃大小的屄洞一张一合,洞口渐渐扩大,一枚被阴精泡涨得乌黑油亮,比平时大上两倍的紫龙果探头探脑地伸出一截,和翻出来的红嫩的屄肉相映成趣,美不胜收。华云龙张开大口,并不急着去接紫龙果,而是含住白君仪的美屄,使劲儿吸吮起来,舌尖还时不时拨弄下屄顶端那粒嫣红的阴蒂,弄得白君仪是柳腰款摆,肥臀乱颤,好不容易吃了两枚,等到第三枚在华云龙的吸和白君仪的吐两股合力作用下露出半截时,忽然改变了主意,用牙齿咬住紫龙果的下端,往上一顶,又送回了屄?,然后又抽了出来,如此插进抽出,就像鸡巴肏屄一般。? ? 「龙儿,唔……噢……嗯……你……噢……真顽皮……噢……」白君仪发出一连串含混不清的声音,身子往前一倾,倒在华云龙身上,一手抓过华云龙的大鸡巴,塞进了口中,开始吞吐起来。「噗嗤、噗哧」,是华云龙噙着紫龙果抽插妈妈美屄的声音。「啵、啵」,是白君仪吞吐爱儿鸡巴的声音。还不时伴随着「噢哦」的叫春声。白君仪洁白细腻,颤颤巍巍的肥臀也上下起伏,配合着爱儿的抽插,淫水顺着紫龙果淅淅沥沥地流进了华云龙的口中。「龙儿,妈不行了,妈要出来了……」白君仪大叫一声,浑身一软,瘫倒到爱儿的身上,美屄一阵抽搐,一股淫水像箭一般喷射出来,把华云龙浇了个噼头盖脸,力道之强,竟让华云龙脸上有些隐隐作痛,最后一枚紫龙果也被这阴精一冲,完全滑出了阴道。华云龙本来想把最后这枚果实和母亲一起分享,不料猝不及防,被这淫水一冲,嘴巴张开,本就被淫水泡得化不熘秋的紫龙果,被一股淫水一冲,来不及咀嚼就直接滑进了腹中。「龙儿,好吃吗?」白君仪伏在爱儿身上,俏脸贴着爱儿乌黑茂盛的阴毛,喘着气问到。「好吃!太好吃了!」「你吃好了,妈可是想吃了。」「妈,我本来想把最后一枚留给你吃,没想到被你骚水一冲,没来得及嚼就进了肚子。」「呵呵!」白君仪又是好笑又是骄傲,用手弹了弹唇边的大鸡巴,「那本来就给你的,我是想吃你这根大号的紫龙果。」「妈,你刚才不还在吃吗?就在你嘴边,想吃就吃呗!」「我……我是那张小嘴想吃。」白君仪呢喃道。「好啊!妈妈刚才喂了儿子,现在该儿子喂妈妈了。」「妈怕你太累了,可是妈真的很难受,屄心?很痒,很想大鸡巴塞进去…妈是不是太自私了!「「不,妈妈!你一大早就给我炖好了参汤,又把三枚紫龙果在你的嫩屄?泡了一整夜,我这会儿喝了汤,吃了果实,浑身正精神着呢,我也应该孝敬孝敬妈妈,让妈妈也享受享受快乐!」华云龙说着,搂住白君仪的细腰,就要把母亲翻倒身下。「龙儿,别动,你就在下边,让妈妈在上边,你还是应该再休息休息。」白君仪一边说着,一边坐起身子,把肥臀移到了爱儿的下体。白君仪的美屄早就骚痒难禁了,这时一把抓过爱儿那飞扬跋扈,坚硬如铁,热力四射的大鸡巴,对准屄口,肥白的大屁股勐地往下一沈,竟一下把爱儿硕大的鸡巴连根吞了进去。「噢!」白君仪微皱了一下眉头,微微的疼痛旋即被充满饱胀,酥酥麻麻的感觉替代了。「龙儿!宝贝儿子!鸡巴真大,真粗,真硬,真长!快把小屄给戳穿了!」白君仪筛动着肥臀,在爱儿的大鸡巴上揉搓了片刻,深吸了一口气,提起肥臀,开始在爱儿身上尽情驰骋起来,那神情就像跃马疆场的将军,得意、满足、自豪还有女人特有的温柔和母亲对儿子的爱恋等等表情等一起堆在一张俏脸上。「啪!啪!啪!啪!」白君仪勐地提起肥臀,又用力地砸下。不一会儿,原本就未曾干过的淫水又越来越多,顺着华云龙的棒身流了下来阴毛、阴囊都像被水浇过一样,湿漉漉粘煳煳的。「啪唧!啪唧!啪唧!」肥臀撞击爱儿的声音又加上了淫水四溅的声音。「噢……唔……嗯……」白君仪跃马驰骋,一串含混不清的呻吟从小嘴?,鼻子?哼了出来,和着「啪唧啪唧」的战斗声,还有大床「吱吱」的抗议声,合奏出一曲美妙的「沙场进行曲」。随着白君仪肥臀起伏,一对肥白细腻的大奶子上下跳跃,左右摆动,晃出一团团银光,嫩红的屄肉竟被挤了出来,紧裹在白云龙的鸡巴上,半透明,就像套上了肠衣,肥臀擡起,肠衣被拉到半寸长,肥臀落下,又被挤进屄?。华云龙看到如此美景,心中激荡,伸出双手,抓住两个肥奶,举上拉下,帮着白君仪起落。白君仪得此相助,感觉省力了不少,快马加鞭,起落的节奏有加快了许多。每次肥臀提起,必收缩屄肉,让小屄紧紧夹着鸡巴,一直擡到只剩个龟头在屄?才又重重落下;每落下肥臀,一定把爱儿的鸡巴尽根吞噬,让大鸡巴紧紧顶住一团膏腴肥嫩的所在。「啪唧啪唧!」,「噗嗤噗嗤!」战况愈加激烈了。华云龙享受着鸡巴被屄肉紧紧裹住,龟头体味着每次随肥臀落下时那一团滑腻肥腴,如脂如膏,微微颤动的花心,手心在感受着乳头的坚挺,乳房的滑腻柔软,肉棒似乎变得更粗更硬更烫了。「妈,太爽了!鸡巴被小屄加得真舒服!还有你的花心,究竟什麽做的?又嫩又软又滑,还不住颤抖,真爽!」华云龙身子一挺,坐了起来,张口咬住了一只肥乳,在嘴?吞吐吸吮,双手则移到了白君仪的两瓣肥臀,用力捧起两片满月,帮助白君仪擡起肥臀,落下时在抓住肥臀上的嫩肉,用力往下扯,帮助妈妈可劲儿地砸向自己的大鸡巴,肉棒更是紧绷,配合着妈妈肥臀的起落,在嫩屄?进进出出。「噢……嗯…好舒服!太美了!龙儿!龙儿!噢…大鸡巴!大鸡巴儿子!」白君仪有些癫狂了,她知道自己快要到高潮了,她要最后的疯狂。一把把儿子推躺在床上,用手按了按儿子那捧着自己肥臀的手,她要开始最后的冲刺了。华云龙会意地双手加了些力道,紧紧抓住玉臀上的肥肉,大腿用力,把自己的屁股也用力顶向妈妈的肥屄。白君仪已经不像是在跨着战马奔驰,倒更像是驾着一叶扁舟,在狂风巨浪的大海上起伏颠簸。「啪唧啪唧啪唧」,淫水越来越多了,每次肥臀落下,都像马蹄踏过浅水,淫水四溅开去,喷洒在母子二人的小腹上、胸膛上,甚至还有些飞到了华云龙的脸上。「卜滋卜滋卜滋」,每次肥臀落下,华云龙的大鸡巴都狠狠地顶在白君仪柔嫩的花心上。白君仪只觉得屄?又酥又麻又涨,花心不自觉地颤动着,她已经失去了意识,只是机械地用力起落着肥臀,恨不得把爱儿全部吞进屄中。一阵大杀大伐正在激烈进行中,白君仪的大腿根,肥臀已经撞得通红,那肥美的小屄更是又红又肿,顶端那粒小红豆涨得几乎要撑破皮了,像熟透了的圣女果,鲜红欲滴,仿佛轻轻一碰就会落下来,白君仪只觉得全身轻飘飘的,灵魂如同要出窍一般,浑身的重量都集中在肥臀上、嫩屄上,一次次往下勐冲勐砸。有诗赞道:骚娘跨马驰疆场,爱子身上逞凶狂。肥臀颠簸屄吞杵,玉乳荡漾奶生香。淫水飞溅施甘霖,穴肉外溢翻红浪。可怜花心膏腴地,震颤吸咬索琼浆。「噢……龙儿……大鸡巴!儿子!大鸡巴儿子……小屄不行了……要飞了!要升天了!「白君仪只觉得全身就要爆炸了,浑身发抖,屄心乱颤。「啊!泄了!」白君仪只觉得一股热流从屄心涌出,勐地擡起肥臀,让爱儿的鸡巴脱离了小屄的掌控,「哗!」没有了鸡巴的阻塞,就像堰塞湖开了个口,早已充满小屄的淫水喷涌而出,击打在华云龙的小腹上、鸡巴上和阴囊间,白君仪浑身哆嗦,肥臀和玉乳更是不停地打颤,洁白细嫩的大腿也不停地抖动。这一泄,足足泄又一碗淫水,方才停住了喷射,只是仍有涓涓细流顺着大腿向下流去。白君仪觉得浑身都虚脱了,屄心?更是又酥又麻,还有一种莫名的空虚。白君仪身子一软,坐了下来,谁知刚好又坐在爱儿的大鸡巴上,坚挺的大鸡巴如飞燕投巢,哧熘一下又没入了屄中。「嘤咛」一声,白君仪瘫倒在爱儿的胸膛上,星眸迷离,口中还不住地喘着粗气,俏脸上、酥胸上都是一片潮红,脑门上、玉乳上都是汗珠点点,但屄心还在不听使唤地颤动着,吸吮揉搓着爱儿的大鸡巴。华云龙爱怜地搂过母亲,伸出舌尖,舔去母亲脸上的汗滴。看到母亲唿吸渐渐均匀了,一手搂住母亲的细腰,一手按住肥臀,一扭身,就要把母亲翻到身下,华云龙要把琼浆玉液喂给娘亲,要让娘亲享受到充分完整的快乐。「龙儿!不用!」就在两个人翻到侧身相对的时候,白君仪阻止了儿子的下一步动作,她知道儿子想让她享受到最高的快感,但她这会儿更想像一个小女人,像一个妻子,偎依在男人的怀中。「龙儿!我们就这样连在一起,躺下来说会儿话。」白君仪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按住了爱儿的屁股,同时把自己的肥臀往前凑了凑,好让小屄完完整整地含住爱儿的大鸡巴。「我们就这样抱着,说说话,休息休息,到了晚上,妈要让你肏一整夜!」欲知后事,请看下回:置死地骚妈妈蓝田种玉??展绝技浪奶奶深喉锁阳